查字典散文网
当前位置: 查字典 > 文学 > 散文 > 哲理散文 > 大而无用

大而无用

查字典散文网 随心洛 2018-07-12

汉宣帝刘询,原名刘病已,汉武帝的曾孙,历史上有名的贤君。这个宣帝的一生也是颇为精彩,今天先不聊这位皇帝,说一下这位皇帝在位时期的一个丞相,丙吉。

丙吉跟汉宣帝有着很大的渊源,没有丙吉,也就没有这汉宣帝,是丙吉暗中找人把汉宣帝养大,宣帝继位也不知道这事,丙吉也从来不提及。

直到抚养宣帝的第三个奶妈惹了事,来找宣帝求情,才将此事暴露出来,宣帝感恩戴德,这才注意到了默默无闻的丙吉,之后慢慢的把丙吉提升为丞相。

这算是公报私情?宣帝要是看不上丙吉的才能,就算丙吉暗中把他养大,宣帝也只会赏赐点东西,宅院啊,金银财宝啊,良田啊,绝对不会拿国家大事来报私情。

也正是丙吉确实有相才,宣帝这才让丙吉做了丞相。只是丙吉做到的丞相依旧是默默无闻,基本上也不管事,因为副丞相很能干,一心想着表现,大小事务都办的妥妥当当,丙吉也乐得清闲。

有一次外出,丙吉见一群人在斗殴,他没有去制止,而看到一头牛在吃力地拉车,他却停下叫人去询问那个牛的情况。

手下的人就对丙吉说,他只重畜不重人。丙吉回答,打架斗殴,死了人也应该是相关部门来管,我问牛的事是关系到整个国家的民生大计,这才是我该做的事。

这就是有名的丙吉问牛的故事。很多人不明白,为什么人命的事不管,却关心一头牛?难道人命还不如一头牛吗?只能说我们跟丙吉的手下一样,看的太浅,太短。

丙吉能从一头牛的状况看出来近来百姓的生活,近来天气的变化,好能在国家民生大计上做出调整,那打架斗殴的,打死了也只是一两个人的事,对于丙吉来说太小了。

事情分上下、大小、轻重、缓急,平常人看到的都是眼前之事,有才人看到的是几年后的事,更有甚者看到的是几十年之后的事,对于那些传说中的神人来说,看到的是百年之后的事。

宋朝易学大家,邵雍(邵康杰),据说能够知道五百年之后的事。有人问他,宋朝的将来如何,邵康杰也不回答,只是给这人送去了晋史。

懂的人自然懂,不懂的人他也不能说。毕竟当时北宋皇权还在,多说一句就是死。我们知道晋朝分为东晋和西晋,邵康杰想说的是宋朝走的是晋朝的路。果然,大宋之后的政权迁移到了南方,由北宋成了南宋。

书上有这么一些人的记载,特别是朱元璋自己写的历史,有很多神乎其神的人,周癫就是一个。

朱元璋把他放在蒸笼里面蒸都没有把他弄死,反倒是朱元璋一有麻烦这人就出现了,帮朱元璋解决的麻烦,然后又消失了。

有一次,朱元璋去攻打陈友谅,周癫又出现了。朱元璋知道攻打陈友谅本来就是一场硬仗,周癫还出现了,心里面更是有些烦躁,就下令把周癫绑上石头,沉到江底。

后来朱元璋果然遇到了麻烦,这个沉到江底的周癫又出现了,帮朱元璋解决了麻烦。

上面这些人神乎其神,信不信由你,说不说在我。

说道看事情的长远,不得不说一下中医。我虽然对医学一窍不通,但是书还是看过一点。

中医的四大经典之一,黄帝内经素问四气调神大论里面有一段话,那也是很多传统名中医一直信受奉行的一段话。

是故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,不治已乱治未乱,此谓也。夫病已成而后药之,乱已成而后治之,劈犹渴而穿井,斗而铸锥,不亦晚乎

字面上看意思是,圣人治病不治已经病的,而是治那些还没有病,不治已经乱了的世界,而是治还没有乱的世界。病了之后才用药,乱了之后才想治理的对策,就好像渴了才去打井,要称量东西才去制造工具,不是晚了。

这段话跟老子所说的为无为有异曲同工之妙,高明的人做的事好像没做一样,碌碌无为,好像整个事跟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。

丙吉所做的事就是这样,牛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,在普通人看来跟国家大事更是扯不上关系,可是在丙吉看来,确实关乎天下民生大计,在事情还没有发生之前已经将隐患扼杀了。

这也是太极的妙用,四两拨千斤,看到了事态的发展,在事态萌发出恶化的状况之前就扼杀了,那么这个事就等于没有发生了,所用的力量也是极小的。

可是很多人不懂,一点也不懂。老子写的道德经,那是治当时春秋初期快要发生动乱的药方,只要那些诸侯安心服药,也就不会有春秋和战国,依旧是周天子领导的周朝。

老子也知道那些诸侯是不会服药的,那个时代他已经扭转不会回来,也不忍心看,也只能骑着青牛西出函谷关,再也不回来了。

而圣人孔子却不然,他明知道这时代已经扭转不回来了,还是在那里倾尽全力,想要挽救那个时代,他被好多道家的人骂过,但是孔子还是没有放弃。

楚狂接舆就跟孔子说过,往事不可追,来世不可待,孔子也知道,只是不忍心,他想救那个时代,救那个时代的人,这也是儒家的思想,中流砥柱,明知不可为而为之。

接舆见过孔子之后就回去告诉老子,老子就问接舆,你为什么不拉他出来?接舆无奈的说道,上天对孔子的惩罚还没有结束,孔子这一生都要在这世俗的囚笼里面,拉不出来。

老子也只能叹息一声,也许这就是孔子来到这世界的任务,或者说真是老天对他的惩罚。之后的亚圣孟子也是,战国时期比春秋更乱,孟子也没有放弃,跟随着孔子的步伐,接着做着孔子没有完成的事。

有时候细细读一下论语和孟子,真能从里面读出孔孟两人的那种无奈和坚韧,明知道不可能还是不肯放弃,虽死无悔。

而另外的道家之流,如老子、庄子,不断的给世人开药方,不断的给时代治病,就是不见成效,反而副作用却日见显现出来,恐怕两人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。

若是两人得知后世如此,恐怕也不会在写什么道德经和南华经了,传道讲学也不敢了,找个清静之地,游于方外,再也不想开方治病了,不治还好,越治越糟。

让我想起神医扁鹊的六不治。

傲慢放纵,狂妄、骄横、不讲道理的人,不治;

要钱不要命的,不治;

衣食不听医生的,不治;

脏腑功能衰竭,已经快死,气数已尽的,不治;

身体极度赢弱、不能服药或不能承受药力的,不治;

只相信鬼神、不信任医生的,不治。

也难怪扁鹊会有这个六不治,这六种人治不了,就算神医也治不了。放眼春秋战国,这六种人遍地是,齐桓公也算得上一代明君,也还是扁鹊说的第一种人。

要钱不要命的,现在来说,十个人有无双都是。跟朋友聊天,说到看病的事,现在看病真是看不起,所以有种说法叫不敢病。

朋友跟我说当初为什么不去学医,你看看我们现在,拼命的赚钱,有时候忙的没日没夜的,辛辛苦苦赚来一些钱,还没有焐热呢,转手就往医院送过去了,我们都是在给医生苦钱啊。

他说的时候确实是玩笑话,但是细想来也确实如此。朋友跟我说趁年轻,拼命赚点钱,不然以后想赚钱了也干不动了。

我只想说,赚来的钱是为了以后老了看病的吗。他微笑着说,现在不拼命赚钱,等老了看病的钱也没有。

这么想来确实有道理,还是朋友说的那句,我们都是在给医院打工罢了,现在要钱不要命,以后要命不要钱。也难怪中医有些没落,实在是治不了,怎么治?

至于扁鹊说的其他类型的人,看看身边的人,多少是那样了,就算扁鹊再世,华佗重生,也只能摸着额头,无奈的说一句,治不了,你走吧。

所以有诗云

美人绝色为妖物,

乱世怀才是祸胎。

畜生易度人难度,

宁度畜生不度人。

一个美女,美的天下一绝,人人都想要,人人都想据为己有,那种美已经是妖了,像纣王宠幸的妲己,夏桀宠幸的妹喜,那种美只能说是狐狸精了。

乱世,不论你怀才也好,怀财也罢,用之不当,有才的就会煽动别人造反,有财的就会自己想办法起来造反,这不就是祸胎。

畜生容易度化啊,什么家禽啊,猫啊,狗啊,马啊,很容易驯服的,药王孙思邈还度化了一只老虎做为坐骑呢。

但是人就不同了,人是不容易度化的,天生的劣根性,佛祖讲经四十九年,到最后佛祖释迦摩尼也只能说一句这四十九年我可什么也没说,撒手去了,实在是怕副作用啊。

这首诗骂的很难听,人还不如畜生呢,但也是事实,孔子还说过鸟兽不可与同群,那是孔子恭维那些隐士的话,只是后世贩卖儒家文化的人云亦云,说孔子在骂那些隐士是畜生。

鸟有翅膀的,一下飞走了,在高空中自有的翱翔,你只有看着的份;兽会跑了,往山里一跑,找个好地方自己过去了,哪里还管这些俗事。

但是孔子飞也飞不了,跑了不能跑,被世俗的囚笼给罩住了,只能羡慕的赞叹一声,那些隐士好自在,我等这些凡夫比不上啊。

所以书不要读错了,孔子也不太爱骂人,爱骂人的是庄子,而且骂的很有艺术,读庄子的文章,有时候真觉得骂的真舒服,因为很难看出来庄子在骂人。

庄子曰夫子犹有蓬之心也夫,蓬之心,心里面被蓬草塞满了,这句话简单的来说就是,你的心都被蓬草给塞满了,也就是草包。

庄子里面说的好,大而无用,说的太大,想的太大有什么用,但是庄子后面还说了无用之用,是为大用。大的用处就是在那些没有用的事上,那也要看个人的眼见了,假笑、假客气、假惺惺就是这无用的反面了运用了吧。

四两拨千斤,那也要看你能不能像丙吉那样,去问牛的事了。言辞凿凿,信不足焉,有不信焉?信不信在你,说不说在我。

借用庄子的一句话,无可无不可。

特别推荐:微信搜索“爱上了文学”或“love_wenxue”关注查字典文学公众号。

点击阅读《查字典文学旗下网站的投稿指南》

(查字典散文网(sw.chazidian.com/sanwen/ )为您提供的《大而无用》是由 随心洛 投稿的,随心洛可能是本文《大而无用》的原创作者,也可能是推荐者。 如果任何人或单位,认为本文侵犯您的利益,烦请提供版权疑问、版权证明、身份证明、联系方式等发送邮件至 tousu@yisanwu.com ,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。)

展开全文
随机来一篇